延伸阅读 特金会2.0在即特朗普抵达越南 “特金会2.0”进入最后倒计时特朗普乘专机“空军一号”抵达越南河内(图)特朗普金正恩28日举行正式谈判 可能一对一单独谈韩媒:第二次金特会期间美朝首脑将至少会谈五次特朗普和金正恩会面前 俩人在越南要干些啥?金正恩抵越南金正恩抵达越南第一天 赴大使馆慰问50分钟金正恩抵达朝鲜驻越南使馆 馆内爆发出巨大欢呼声金正恩车队抵达梅丽亚河内酒店 越南配装甲车戒备金正恩入住酒店“揭晓” 河内安保进入高等级(图)金正恩专列抵达越南 河内满大街“金特会”元素分析解读金正恩两次金特会出场方式有啥不同?在这两方面“金特会2.0”选址缘何在越南 事关朝鲜发展大计?“金特会2.0”来了 东道主怎么看?金正恩访问越南:69年起伏后 朝越关系迎来新机遇?围观河内“金特会”:这些小细节都有大讲究 责任编辑:余鹏飞

从盈利端来看,风电场的主要盈利来源是发电的收入,而发电收入的多寡取决于上网电价和上网电量。国家发改委在2015年年底发出《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》,“2016年、2018年等年份1月1日以后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分别执行2016年、2018年的上网标杆电价。2年核准期内未开工建设的项目不得执行该核准期对应的标杆电价。2016年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但于2017年年底前仍未开工建设的,执行2016年上网标杆电价。”需要注意的是,2016年的上网标杆电价高于2018年的上网标杆电价,政策导向会致使很大一部分风电场投资者将获批项目拖至2018年、2019年动工建设。